胡铁球教授成果《歇家与明清社会研究》

 

歇家的本义是客店或客店主人的别称,但随着赋役货币化和商品经济的发展,自明代中期以后,各类中介组织开始兼营歇家,而歇家也开始兼营其它各类中介组织,于是歇家就变成了对兼营客店的所有中介组织的泛称,也就是说歇家是对客店经营或兼营客店的各类中间组织的统称,而不是某一种单一经营组织的称呼。作为对中介组织泛称的歇家,有以下三个共同的经营特点,即提供住宿服务、提供中间代办服务以及经营内容的多样性。

歇家通过其综合功能,强力介入了明清商业贸易、税关、赋役征收、司法、仓场、盐场等各个领域。就商业贸易而言,歇家与牙行等互相转换结合,形成“歇家牙行经营模式”,这个模式常常集客店、经纪人、仓储、贸易、兑换、借贷甚至运输、搬运等于一体,成为明中期至乾隆初期最具支配力量的商业运营方式,且曾一度影响到明清海禁政策的调整与沿边商镇的形成发展,直到近代,在西北地区许多商业运营方式依然保留其经营精神。就税关而言,许多税关设有保家(歇家)、铺户、牙行等来“保收税银”或“保承钱粮”,形成了法定的中间代纳制度,属经制关役,后来的广东十三行亦是按这种模式构建起来的,现在海关保税制与其有密切的关联。就赋役而言,歇家利用赋役货币化与赋役交纳市场化的变革,几乎包揽所有役务,各地方政府为了利用这股力量,曾不约而同建立起保歇制度,歇家成为明清赋役征纳最核心力量之一。就仓场而言,歇家为纳户(包括运官、解官、解役、解户、粮长、大户等)提供住宿、籴买以及各类手续办理等服务的同时,还通过其保歇身份,承担各种政府职能,诸如稽查、监禁、押解欠户等。就司法而言,歇家利用其包揽赋役、为涉讼人员提供住宿服务以及委保等身份,开始通语词讼、代理乡民写状子、羁押嫌疑犯、协助政府取证、充当代书、甚至常常家延讼师或自兼讼师,与衙役、流氓、土霸相勾结,操纵案件审理。总之,政府为了利用歇家力量,在税关、赋役、仓场、司法等领域皆构建了“保歇制度”,保歇制度建立后,不管是赋役征收、抽取关税还是词讼调解与审理皆要经歇家之手,各类赋役在各类仓场上纳也必经歇家之手,歇家成为了政府管理社会各领域最为倚重的力量。  

歇家作为一种商业运营模式,任何人都可以开设,故其人员构成极其复杂,主要由商人、册书、衙役胥吏、士绅、土豪、宗族、里役等人员构成,几乎囊括了当时社会所有的精英,可以说歇家代表了明中期至清初期的社会精英阶层,因此对歇家研究,实际包含了政府采取何种具体方式让社会精英参与社会管理,国家又采取何种措施来控制社会精英等问题。且歇家问题如同满天繁星点缀在制度变革问题中,牵一发而动全身,其不仅反映了制度与操作系统之间的联系与变异,而且直接推动了社会制度的变革,如解体粮里制度,赋役货币化、构建财政市场等等,歇家皆起了重要作用。另外,在乡绅支配论框架下,普遍认为地方政府主要与乡绅进行互动,通过乡绅来管理基层社会,但对歇家详细考察后发现,明清政府更多是依靠中间商人群体(歇家)来完成国家任务,乡绅支配论需要重新考察。

歇家与地方官吏的关系异常复杂。一方面地方官吏需借助歇家力量来完成国家交给他们的任务,所以文献称歇家为政府的外府,另一方面歇家利用政府给他们权力而不断架空官吏,致使歇家与官吏既有利益勾结亦有利益的冲突。就利益结合方面而言,歇家与地方官吏之间往往会形成典型的官商结合,这个结合后来成为阻碍社会变革的重要力量;就利益冲突而言,歇家经常侵蚀赋税、操控词讼,架空官吏,以至于出现了“乡民只知有歇家不知有政府”的局面,这为地方官吏所不允许的,故规范、遏制、打击歇家势力,是地方官吏经常采取的措施,而这些措施又会引起基层社会的变动。

歇家是一个极其复杂的历史问题,虽然笔者为此耗费了13年,但依然有许多问题没有展开,如歇家与比限制度、票单制度的建立、发展与完善的关联等,这将在笔者的另一个国家课题《比限、票单与明清州县赋役体制演变研究》中完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