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书学的“新家丁”——孙继民教授谈太行山文书

928日晚,中国唐史学会副会长、河北省社科院研究员孙继民教授莅临我院,开展了题为“太行山文书的特点与价值”的讲座,分享他在太行山文书整理、研究方面的经验和心得。

 

讲座伊始,孙教授以横纵向相结合的方式讲述了太行山文书的相关背景,他认为在文献研究中纸背文献是重点对象,在大学校园之中应该多多普及纸背文献的相关知识,公文纸背是一个新的学术增长点,希望能有更多的人重视纸背文献的学术价值。

“太行山文书是以太行山地区为主的文献,是一块相对独立而空白的文书研究领域。”孙继民教授着重分析了其定名的过程以及原因,从三次太行山文书的研讨会议出发,强调在命名过程之中必须按照文书的年代、性质以及其特点进行命名的严谨原则,总结了文书命名的基本规律。

而后,孙教授分析了太行山文书的特点、内容以及价值,强调在文书研究过程之中理论必须与实践相结合。“我一直都让我的学生在研究之时注重实际运用,这是对他们基本能力的锻炼。”

在讲座的提问环节,一位老师就文书学研究过程中出现的状况提出问题。“去伪存真,保持对文书的学术鉴别能力,不仅是对自身研究的考验,也是对文书本身的尊重体现。”孙继民教授耐心细致地一一解答,并强调在文书学的研究过程之中,尽管会出翻刻伪造的现象,但是根据自己的学术知识是可以鉴别真假。

文书是学术研究的第一手资料,而孙教授的文书讲座更是让在场的所有研究生得到了文书研究的启迪,是一场难得的学术盛宴。

(于晨陈鹤凌/文 陈梦婷/图 来源:记者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