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玉引金,“兵刃”相接——“欧文·拉铁摩尔的中国边疆理论研讨会”在我院召开

    1111日上午,“欧文·拉铁摩尔的中国边疆理论研讨会”在我院历史学科会议室召开。本次研讨会由我中国社科院研究院、浙江师范大学特聘教授于逢春先生主持,陕西师范大学西北边疆研究院黄达远教授,中央民族大学世界民族学研究中心副教授袁剑博士,浙江海洋大学历史学系主任冯定雄教授担任点评嘉宾。我校历史学科胡铁球教授、陈国灿教授和部分青年教师、研究生参加了研讨。

  

欧文·拉铁摩尔(Owen Lattimore,1900-1989)是美国学界研究中国边疆理论的开创者,著名的地缘政治学家。20世纪20-40年代拉铁摩尔曾多次深入中国内陆边疆地区进行科学考察,形成了以边疆理论为基础的学术思想体系。但中国学术界对于欧文·拉铁摩尔的研究却较少。然而,随着拉铁摩尔案的重新被提出等热点问题,以及拉铁摩尔边疆理论本身经久不衰的经世价值,对拉铁摩尔的研究今年来中国有越来越热的趋势。

赵志辉教授对拉铁摩尔边疆理论的研究正是在这样的背景下展开的。近年来,赵教授所带领的拉铁摩尔研究团队“异军突起”(黄达远教授语),并成功申报国家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已经引起了学界的关注。

  

研讨会上,赵志辉教授从八个方面对自己的课题《欧文·拉铁摩尔在中国内陆边疆地区的科学考察活动及其影响研究》进行了汇报,介绍了拉铁摩尔的边疆研究范式,拉铁摩尔对新疆、蒙古、满洲三地的考察研究及其特色,拉铁摩尔的中国史观,及其在边疆视域下的亚洲地缘政治思想,以及拉铁摩尔中国边疆理论的研究方法和治学特色,最后对拉铁摩尔的中国边疆理论进行了总体评价。

赵教授在汇报中特别指出拉铁摩尔研究中国的“移情”理论,不仅在研究中国问题时抛弃了“西方中心论”,在研究少数民族历史时,同样能从少数民族自身的发展变化,而非从汉王朝的眼光来看待中原与边疆的关系。赵教授还强调,拉铁摩尔的边疆理论不仅局限于边疆,而且还可以扩大到整个内陆,乃至整个国际政治。此外,在地缘政治研究中,“三个世界”也是拉铁摩尔提出的一个重要观点。与毛泽东在国际政治关系中提出的“三个世界”概念不同,拉铁摩尔提出以中国为中心建立游离于美英苏三国的“亚洲自由区”的设想,提倡在大国关系中实施“吸引政治”代替传统的“权利政治”。这些概念引起了在场点评嘉宾的兴趣。

黄达远教授首先表达了对赵志辉教授课题结题的期待,同时也提出了自己的一些建议。在技术层面,黄达远建议在课题作为国家重点项目交流成果时提供几个重要翻译,做成附录;在问题方面,建议适当调整课题分论点的顺序:“从海洋视角来看欧亚,拉氏比别人更早,与当时其它学者完全是两种思维。拉氏的中国史观是他的出发点,应该提前。”此外,黄达远教授还特别提醒要注意拉铁摩尔理论社会科学化的色彩,研究时不能太拘于历史学的思维。

袁剑教授指出,研究应更多地探讨与美国边疆学派特纳的内在联系,增强说服力,得到了其它在场点评嘉宾的认同。此外,袁教授还从学术名词的使用方面对课题进行了修正。

胡铁球教授作为来自我院的“自家人”,则对赵志辉教授的研究成果提出了意见。他认为,“应该突出研究成果的创新点,尤其在成果的标题上做修改,让‘平’的内容变得‘抖’一点。”胡教授如是说。其次,“边疆研究不仅仅是边疆的问题,会影响到整个中央政治”,胡教授从自己研究的江南歇家和十三镇的为例,强调研究边疆一定要把握它和中央的关系。此外,胡教授指出“三个世界”、“吸引政治”都是课题出彩的地方,怎么取标题显出亮点,还需要多加斟酌。

  

随后,陈彩云、陈国灿等教授都就汇报给出了自己坦率而真诚的建议。研讨会后期,讨论的气氛越来越热烈,甚至偶尔因汇报者和嘉宾的精彩观点自发地响起掌声。主持人于逢春教授笑言:“我们就是要这样直接上斧子,正面截杀,背面追杀,找出课题的问题。”

“兵刃相接”中,教授们还鼓励旁听的我院历史系研究生大胆提出自己的批评,其中不乏一些新颖的见解。其中,世界史研三的毕敬同学正在赵志辉老师的指导下研究拉铁摩尔案。在研讨会上,他提出,拉铁摩尔是一个具有政治家和学者双重身份的争议人物,因此,对于他的许多话语我们在研究时应该辨别吸收,保留他作为学者提出的理论,剔除他作为政治家的煽动性话语。这一观点受到了与会嘉宾的重视,被于逢春教授比喻为“炮弹”。

有分享,有交锋,有火花,我院历史学科研讨会“直接上斧子”的方式令人印象深刻。研讨会最后在由衷的掌声和与会成员的回味中精彩结束。

 

(文:陈鹤凌/图:陶婧宜)